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撿來的小P孩 我是5歲的時候才回到父母身邊的。 因為超生,我像不斷要遷徙的難民一樣,被父母放到各個親戚家裡,一呆就是一年。在最需要母親懷抱溫暖的時候,我已經開始一個人睡在陌生冰冷的大床上。親戚們都說,這真是一個安靜到讓人心疼的丫頭。可是他們怎麼會知道呢,哭鬧對於兒時的我,是沒有絲毫意義的,一個熱乎乎的奶瓶塞過來,我便是抱住了最柔軟最溫情的一片光影。 關於父母還有辰邦,在我5歲之前,幾乎是少有記憶。好像只有在過中秋節的時候,我才會被他們抱回來,關起門來,吃一頓無滋無味的水餃,而後在皎潔的月光裡,再被他們悄悄送回親戚家去。那時候辰邦總是愛緊緊跟在我的後面,一聲聲地叫我小P孩。其實他也不過是比我只大了兩歲的孩子,但在我面前,卻儼然像個大哥。他把父母訓他的話,牢牢記住了,等到我來的時候,說給我聽。也只有我會這麼安靜地聽他訓話,讓他過把有威嚴的癮。可是他並不知道,安靜其實是我反抗的一個方式,當我不說話的時候,我的心裡,已是滿佈了憂傷。 終於結束了流浪的生活,回到父母的身邊去。那時辰邦已經讀了小學,我開始比他更長地,能依偎在母親的懷裡。父母知道欠下我很多,討好似地拚命補償我。有時候辰邦要和我爭搶什麼東西,總是會挨一頓父母的打罵。辰邦從來不流淚,但他的眼睛裡,卻會發射電波,這電波傳到我心裡,便自動譯成了文字,警告我說:小P孩,小心吃我的鐵砂掌!我從來不怕他,也不去主動地找他和好。每次倒是母親忍不住,哄我們說,我喊一二三,你們就跑到媽媽懷裡來和好,誰跑得快,誰就是那個最聽話的好孩子。那時候的辰邦,總是對這個遊戲,樂此不疲,每次都是在母親還沒有喊出口號的時候,就做好了奔跑的姿勢。當然都是他第一個到達,我拿白眼瞥他,他就得意洋洋地打擊我,撿來的那個小P孩,最不受媽媽喜歡,當然也跑得慢嘍!我也毫不客氣,諷刺說,不就是想與人家和好嗎,哼,我還不樂意領情呢! 像辰邦一樣快樂地讀書戀愛 兩個人在這樣互不相讓的爭吵裡,便慢慢地都讀到中學。辰邦留過一級,是因為早戀,他的成績下滑。但他的心情,卻並沒有因此而少半分的快樂。他照例在後車座上,載著漂亮的女孩子,看到我的時候,會大聲朝我嚷:嗨,小妹,別讓後車座空著噢,有空談場戀愛,你就會像我一樣開心又討人喜歡啦! 他這通沒心沒肺的亂嚷,常惹來一陣嬉笑聲。他在別人的哄鬧裡,愈加地肆無忌憚,甚至會朝我高聲唱起自己編寫的歌:親愛的小妹,誰要是愛上你,誰就會幸福,像辰邦一樣幸福;親愛的小妹,你要是愛上誰,你就會快樂,像辰邦一樣快樂……他的聲音傳得很遠,總是人沒了影子,還能聽到他搖頭晃腦的歌唱。有時候在夜色裡,我會突然地覺得溫暖,像嬰兒的時候,一下子觸摸到溫熱的奶瓶,我將這歌聲一點點吮吸下去,便有了在黑暗裡繼續走路的勇氣。 這樣的感覺,我從沒有告訴過辰邦。當然也不會講給父母聽,已經植入我血液中的沉默和孤單,讓我學會了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事情,也獨享所有的喜樂與憂傷。我忘了許多的哀愁積在心裡,不在陽光下晾曬,當它們腐朽的時候,是會連自己的心,也跟著壞掉的。 我的成績,從沒有像辰邦一樣飛到過頂峰,也沒有像辰邦一樣,跌落到低谷,它們總是平淡到連老師都記不起。母親打電話給各科的老師,詢問我的狀況,老師們常常會想不起班裡有我這樣一個學生。母親便解釋說,她就是辰邦的小妹啊,最安靜的那個女孩子,記得嗎?老師們這才恍然大悟,而後加上千篇一律的一句:怎麼會?!辰邦可是一個叱吒風雲的瘋小子呢! 回來後母親學給我們聽,我淡淡一笑,辰邦卻是狡黠地看我一眼,悄悄溜進了書房。幾天後放學的路上,辰邦“嘻嘻”笑著遞給我一封信,又極好奇地問我一句:嗨,小妹,你比我還有魅力呢,第一次收到情書,就這麼厚,不知是哪個癡情小子喜歡上了你,還不好意思讓你知道,把信塞進了我桌洞裡。放心啦,我不會跟媽媽打小報告的,我發誓!我白他一眼,漫不經心地把信接過來,轉身便走。辰邦在後面又開始唱他的情歌,我側耳細細聽著,臉便慢慢紅了。 誰比誰自私 我沒給任何人提起過,其實16歲的我,也有喜歡的男生。而且,他恰恰在辰邦的班裡。有時候去找辰邦,會看到他抬頭,裝作無意地看我一眼。只是一眼,便已讓我知足,讓我能在漫長的一天裡,覺到欣喜。一顆冰冷的心,也會因此,柔軟起來,聽得見那層十幾年的硬殼,“啪啪”裂開的歡叫聲。 那封寫在粉紅信箋上的情書,沒有署名,但我依然相信,是那個叫森的男生寫來的。否則,每次在教學樓長長的走廊裡遇見我,他為什麼會猶豫著要躲?是不是真的像情書裡寫給我的那樣,能夠遠遠地看我一眼,已是他最大的幸福,只是現在,他不想來打攪,只希望能這樣天長地久地一封封寫情書給我? 而我,竟很奇怪地,在由辰邦轉來的情書裡,再也不怕任何的男生,且開始習慣著,學會對他們微笑。 這樣的情書,在森讀了雲南的一所大學,辰邦也去了那裡參軍之後,開始中斷。森在最後一封信裡說,等你考入大學,而且,一定要是北京哦,這樣,我們可以在雲南與北京之間,開啟一段浪漫的愛情之旅。我的心裡,像是雲南的鮮花,燦爛地綻放開來,且鋪陳了整個忙碌的高三。 報志願的時候,我誰都沒有告訴,將父母強烈要求的北京改成了雲南。我想只有這樣,我和森的愛情,才不僅會開花,且因為這樣近的距離,結出豐碩的果實來。我是在錄取通知書到的時候,才打電話給辰邦,讓他在9月份的時候,去車站接我。而後我又略帶羞澀地說,能不能,將森的電話告訴我,我想讓他分享這份快樂。辰邦在那邊愣了片刻,突然地發了脾氣:爸媽不是說好了讓你報考北京的嗎,你怎麼這麼任性自私,跑這麼遠,誰來照顧爸媽?!以前又是誰信誓旦旦地,說一定要考到北京去,怎麼自己就忘了?! 我“啪”地掛掉了電話,我想自私的究竟是誰呢?辰邦不知道父母最愛的其實是他這個兒子,他這樣跑到萬里之外去,將日漸衰老的父母丟在北方的小鎮上,一年都見不到他的面;對我這個妹妹的關心,也甚至連森都不如。 辰邦沒有再打電話來解釋什麼,他只是讓爸媽轉告我說,如果小妹真的喜歡昆明,那也好,畢竟,有他這個哥哥在,父母可以完全地放心了。 沒有愛情還可以有你 大學已經讀了快半年了,森都沒有來找過我。倒是辰邦,在週末會頻繁地過來看我,用他攢下的錢,買大包的東西給我。人依然是沒有正經的樣子,常常捧四大束玫瑰,嘻嘻笑著分送給我宿舍的女孩子們。儘管雲南的玫瑰,極其地便宜,但舍友們還是說,有個哥哥真好,可以享受有男友一樣的呵護和寵愛;而且關鍵是,他從來都不會背棄你哦。這樣的話,我從來都不做評論。但是心裡,還是會升起一點點的驕傲,還有,一種叫做感動的東西。 四季如春的昆明,讓我整個的人,也跟著舒枝展葉,吐芳露蕊。有一天,辰邦陪著我買衣服,在穿衣鏡前,辰邦突然細細地看我,而後笑著說:小妹越來越漂亮了呢,而且,還很性感哦,也不知道將來哪個臭小子,會有福氣將你追了去。我紅著臉轉身給他一掌,他齜牙咧嘴地一邊大喊冤枉,一邊猴子一樣跳開去。我看他在不遠處,得意地看我,像小時候,兩個人吵了架,他先跑去與我和好,但嘴上卻仍是強硬,不讓我分毫。第一次,真正地覺出,我們原是血脈相連,以為浸入自己血液裡的憂鬱和孤單,其實可以和辰邦一樣,嘻嘻笑著甩開去。 開始有許多的男生寫情書給我,但我還是忘不了給我寫了一年情書的森。我從同學那裡,輾轉查到了森的手機號碼。我想了一個晚上,終於寫短信給他。我說,森,那些溫暖了我雨季的情書,我依然完好無損地保留著,只是你,是不是已經淡忘?森過了許久,才回復過來,他說,你是不是將短信發錯了人呢?我在高中的時候,從沒有給任何女孩寫過情書啊,可真是奇怪呢,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? 我將30多封情書,翻揀出來一封封地看。看著看著,眼淚便“嘩嘩”地流出來。那些被刻意改造過了的字體,其實一筆一劃裡,都看得到辰邦龍飛鳳舞的筆跡。只是年少時的我,只知道關心自己的喜樂與哀愁,卻是忘了,我那不多的快樂,其實也是辰邦努力為我經營的。而我,卻以為,這個世界上,除了自己,還有對自己並不熟識的森,再沒有任何人,肯來給我5歲之前,缺失掉的愛。 幸好,沒有了森的愛情,我還有辰邦。他陪我走過那段雨水豐盈的年少時光,而我,則可以像爸媽所希望的那樣,被天使派到人間來,就是要陪著辰邦,走這一生的。 文章來源:郭國松·為權利而鬥爭 |Altercation | 紅牛裝飾設計 |Raul Gonzalez Zorrilla | Yan的生活正在繼續 ing.. |瀋陽牙醫顧賀的BLOG | 每日健康的部落格 |冬雪中流的BLOG | 貓女阿黛拉情緒缺口 |王斌的BLOG |